每个家庭都会有一些老物件,有的价值连城,有的十分珍贵。而我们家的老物件却普普通通。搬过几次家,很多"老古董"都扔掉了,留下这些物件它们有的比我还大,有的与父母生活了大半辈子,有些记录了一个时代的变迁,有的見证了孩子的成长。虽然普通,却意义非凡。

  这个褐色手袋非常简洁精致,它是父母结婚时父亲送给母亲的礼物,母亲一直珍藏着直到到她去世。70载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手袋见证了他们一生的真爱。

  母亲身体很弱,冬天怕冷。这床狗皮褥子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购买的,每个冬天都陪伴母亲。虽然母亲走了10年,这床褥子也冷清了10年,但我看见它,摸着它,似乎感受到母亲的体温。

  母亲腰不好,不喜坐矮的沙发或椅子。从五十年代起她就坐藤椅,最后这把藤椅一直伴随她坐了20多年。至今我还时常坐坐,每当坐上去我似乎就感受到了母亲的气息。

  这几本封面已经磨损的书父母一直很喜欢,他们几乎每天都要翻阅。我诵读过,儿子诵读过,现在孙儿已经开始诵读了。真是一本书,四代人的传承。

  这些粮食票、面粉票、肉食品供应票是计划经济体制下困难时期的产物,母亲把它们包在一个自已缝制的蓝布口袋内珍藏着,那时这些票证就是一家人的命。随着经济的好转,这些票证全部下岗了。清理母亲遗物时,把这些与母亲和那个时代休戚与共的票证也保存下来留个纪念。

  这是我上班时用过的算盘。开始我被分配到会计部门,那会还没有计祘机,所有的传票、帐务都是手工操作。毎天必须帐平表等。打余额表是最大的考验,一大串数字从亿开始直到元角分,若干单位余额累加,错一个数字就必须重来。今天的柜面人员一切都由计算机操作,想想都是一种幸福。

  结婚时的这床床单已经陪伴了我40多年。虽已经磨损了、颜色变黄了,我仍然舎不得扔,压进柜底留着纪念。

  七十年代一切物品凭票供应。这台蝴蝶牌缝纫机是在单位抽签抽到的。那时手表、自行车、缝纫机叫"三转一响",非常稀少珍贵。那会先生买本缝纫书,学着裁剪全家人的衣服,缝纫的工作就全交给了我。小小缝纫机它曾为我家立过汗马功劳。随着经济发展、物质丰富,我们的工作越来越忙无暇顾及它,它的作用也就越来越小,只好默默地呆在墙角。偶尔想起它来踩几脚还是很方便。

  喜欢相机的先生七十年代初期咬牙购买了这款前苏联著名的CMEHA斯米娜胶片机,这在当时绝对属于奢侈品。虽然后来数码相机取代了它,但对于我们家第一台相机来说,至今保存仍然完好无损。

  这个小木椅子是儿子3岁时先生给他买的,边缘已经磨损,表面涂层也脱落了,但还非常结实。儿子坐了孙子坐,小小木椅也传承了两辈人的亲情。

  儿子的连环画,这只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从幼儿园大班开始他就非常喜欢看小人书。每周星期天我都会带他到春熙路和祠堂亍的两个少儿书店选书购书,这已经成了我们的固定节目、固定路线。现在大部分书巳送人或捐出,留下的这部分他却要留作纪念(我们母子都有点怀旧哈😬😬)

  这些被时光雕琢过的老物件,虽已褪色了、磨损了,却散发着温馨的味道。它让我们时常会去想念曾经与我们共同生活过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美好的旧时光。

  手机拍摄 谢谢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