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7

文字:秋意阑珊

演唱:润物无声杨红侠

今晚回家,父亲正在整理旧物,一个褪了色的红布包着的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走过去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串铜板和十几个银元,可能年代久远,斑斑驳驳,图案都已经模糊不清了。


拿到手上仔细观看,居然发现有4种不同的图案。


一块银元的正面图案是条龙,叫龙洋,一块的正面是只鹰,叫鹰洋。


一个银元的正面有个比较大的头像,仔细一看是孙中山先生,还有一个银元正面的的头像是袁世凯,俗称袁大头。


一大串铜板看着似乎长得一个模样,仔细看看,竟然也有不同。


铜板上都刻着年号,有康熙年间的,有雍正年间的,有嘉庆年间的,乾隆年间的和道光年间的。


父亲走过来告诉我,本来有十几个清朝年号的,时间长了,有的遗失了,所幸还剩下这些,也是祖母留给我们的唯一一点念想了。


原来这些东西都是祖母的遗物,也是唯一的遗物,它陪伴着祖母一生,目睹了她的辉煌,也见证了她的艰辛。

提起祖母,我眼前便出现了一个旧式老妇的模样。


一身合体的姜黄色的香烟纱斜门襟衣裤,永远梳着没有一根乱丝的发髻。


因是一双三寸金莲般的小脚,故而总拄着一根黑色的拐棍。


祖母虽然瘦弱矮小,却十分的利落精神,一眼望去,便是一个精明干练的女人,虽然八十高龄了。


祖母出身于江阴周庄的一个大户人家,周庄是著名的纺织之乡,祖母家里也就世代以纺纱为生。


不过到祖母父亲的一代,已经渐渐家道中落了。


祖母是长女,从小耳染目渲父辈做纱布生意,也学会了一套生意经。


因弟弟们年幼,母亲早逝,一直在家帮助父亲管家,打理家务。


祖母天性聪颖,识文断字,把一个家管理得井井有条。


到了待嫁年龄,却因家庭牵绊,又因高不成低不就,以至蹉跎了青春年华,三十多岁还未出阁,成了周围远近闻名的老姑娘。


后来兄弟们渐渐长大,娶妻成家,便和掌家的祖母有了嫌隙。


祖母孤掌难鸣,出于无奈,嫁给了我的祖父,一个中年丧偶的私塾先生做续弦。


出嫁的时候,祖母提出了唯一一个要求,一定要坐上八人抬的花轿,才肯出门。


当轿夫抬起坐在花轿里的祖母时,十分诧异,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人怎么如此沉重?


原来,祖母的花轿里并非只有祖母一人,还有祖母在娘家打理生意和内务积攒多年的私房钱,二百大洋。


这二百大洋,是祖母如花岁月换来的仅有的一点安慰,日后却成为她立命安身的依傍。

婚后,祖母就凭着这私房嫁妆,添置了十几亩水田,改善了祖父穷困潦倒的生活,并且一直靠这些银元贴补家用。


在怀着我父亲的时候,抗日战争爆发了。日本鬼子长驱直入,打到了家门口。


祖父母带着四五岁大的大儿子,急急忙忙出去逃难,怕带着银元遭遇抢劫,便把剩下的一百多个银元放在罐子里,埋在了地底下。


一路往南而去,逃到了现在的峭歧马家村,因祖母即将临盆,只能在村里住下。


也幸好遇到了一个善良的人家,收留了祖父祖母一家,过了半月,我父亲便呱呱落地了。


一年半载后,鬼子走了,一家人又回到了家中,家里自然已经是一片狼藉。


家具都已洗劫一空,门窗均已破烂不堪,懦弱的祖父当即瘫软在地,这可怎么活呀。


祖母安抚好痛心疾首的祖父,赶紧挖出罐子,谢天谢地,总算银元保住了。


祖母便请人修缮好房子,又添置了必须的家具及生活用品,在乱世中艰难度日。


父亲五岁时,祖父因惊吓过度,积劳成疾,延医用药,花去了剩下的一大半银元,终究回天乏朮,撒手人寰。


从此四十多岁的祖母便成了寡妇,拉扯着两个幼小的儿子度日如年。


俗话说坐吃山空,看看所剩无几的银元,和两个少不更事的孩子,祖母来不及哭天抹泪,只能咬紧牙关,坚强起来,决定靠自己的双手挣钱养家。


祖母抛头露面,走街串巷,开始兜揽手工活,她自幼习得一手好女红,简单的布料经她裁剪缝制,便是一件合体的衣服,针脚细密,绝对纯手工制作。


祖母还能绣花样,儿童的小帽子小鞋子上绣上几朵花和小动物,五颜六色,活灵活现,很受人们喜爱。


就这样靠着十亩水田出租,靠着祖母一手精致的女红,硬是拉扯大了两个孩子。


祖母并不是一般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她深知只有读书才能让孩子改变命运出人头地。


所以尽管日子淸贫,始终尽力供孩子们读书上学,伯父和父亲都读完了高中。


在最艰难的日子里,祖母硬是保留下了这十几个银洋和一串铜板,对于她来说,这不仅仅是一点积蓄,更是她青春的记忆和精神的力量。


抚摸着一个个铜板,让她凄惶的心有了安全感,给了她生活的希望和勇气,无论日子如何困难,都没再舍得花掉,成为一个支撑她直面生活的信念一直保存下来。

后来父亲为了减轻祖母的负担,逃出去参加了部队。


凭着父亲的聪明和努力,很快便成为了部队的文化教官,并且有了不菲的薪水和补贴。


从此,祖母再也不用辛苦劳作了,一直到八十二岁去世,祖母都是过着衣食无忧的富足生活,足以让同龄姐妹羡慕不已。


祖母去世前,把她保存了半辈子的银元铜板放在了一个小罐子里埋在地下,只告诉了父亲一人。


后来原来的三间老屋翻建成两间楼房,父亲找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祖母说的罐子。


便以为祖母年纪大了记忆力差了,可能早就用光了,自己却记岔了,也就不再当一回事了。


却没有想到几年前,在留着的大半间老屋里挖下水道时,竟然挖出了那个罐子。


里面果然用红布包着十几个银元和一串铜板,睹物思人,父亲老泪纵横,从此一直妥善保管,决意将它当作传家之宝代代传承。

这便是我家最宝贵的老物件,它见证了祖母辛苦勤劳的一生。


银元留给我们的不是它的市价和面值,而是一种面对生活无畏无惧的精神。


它是祖母留下的无价之宝,它将激励着我们勇敢、自信、自强,用自己的双手创造更美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