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这些算不上老物件,都是孩提时穿戴过的衣帽,岁月虽不是很久远,但记忆确是很深刻。


片中包括帽子,坎肩,肚兜,小棉祆,床单等。


说白了,大红花棉布不叫床单,按当时六七十年代来讲,应该叫被面,就是缝在棉絮表层的,因为当时都是用那种蓝底白花染成的土布做成的被套,比较单一,把这大红带花鸟的缝制上去,显得喜庆,适合当时结婚的男女。


记忆最深的应该是小棉袄,兄姐三人,一个挨着一个穿,每人相隔三个年头,算下来有个十来年,可想而知,那得多节俭啊!


那个带寿字的坎肩其实是半成品,只有半片布,都是用黑线一针一针缝制出来的,相当的费工夫。虽然不是很精湛,可也费了不少心血的。寓意也很深,希望穿上的孩子永远健康,长命百岁。


如今生活水平提高了,很少能看到这类早年的事物了,就算有也是压箱底的了,平常没事的时候偶尔翻出来看看,从记忆中穿越过去,重温孩童时期的点点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