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的电线杆。

小巷的路灯。这种灯罩在上世纪60--70年代非常流行,兴许现在要到酒吧才能看到了。

巷子里密如蛛网的电缆,电线。

老妇人在门口洗衣,现在城里人都用上洗衣机了,特别是年轻人,如果家里没有洗衣机日子根本没法过。回想早几年哥回印尼要洗衣服,在家里四处寻找洗衣机可是东南西北翻了个便也没找到。原来在印尼有钱人家是请佣人的,没多少人会去买洗衣机。而哥长期受到洗脑,不忍心去剥削劳动人民。只好到街上找洗衣店洗衣服了。

在巷子里煮面条的妇人。注意她是用柴火,用煤炉作早餐。据说用柴火煮出来的菜特别香,这也许是真的有那么回事,但更多是一份浓浓的回忆。在60--70年代谁家不是用柴火作饭烧菜,经济条件好点的家庭才有能力烧煤炉,记得小时候放学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炉门,让火燃烧起来好帮大人煮饭。

小巷里的水果摊

巷口的缝补档。还记得当年中国流行三转一响吗?首当其冲就是缝纫机,再就是自行车,手表及收音机。当年购买这些物品可都是需要凭票购买的,干部发的票多些可买到凤凰牌自行车,普通老百姓只能使用红棉单车。红灯牌收音机你想都别想那可是提供给高级干部使用的。早几年哥还有个发烧友朋友,专门到跳蚤市场,收藏了几台电子管的收音机。经过他的修理后一开声,哇塞声音特别温暖,音乐的韵味非常浓郁,有点德律风根的味道。不像现在的音响产品数码味声音又尖又薄,听久了使人感觉烦躁。

巷尾的自行车修理店。想当年几乎每个路口都有单车修理点,现如今自行车王国的称号不知被扔到那了,再过几年单车修理店也许会从我们的眼前消失。

坐在三轮车上做生意的老人。你看他头上戴的帽子,想当年大街小巷,老人小孩每年寒冷的冬季一来临,最想要的东西就是可以有一顶遮风挡雨的帽子,特别是雷锋头上带着的军帽,军帽耶普通人想都别想,那可是军队特有的福利待遇。

巷子里的电脑修理店。

使用中国南方乡村传统的背带背小孩。

街头漫步的老人,头上还包着传统乡村的头巾。

当年上小学,最开心的莫过于上学的路上,突突的开来一辆冒着黑烟的手扶拖拉机,哥们几个可以爬上拖拉机让它载我们好一段路。

“鸡毛,鸭毛……,乌龟壳,长头发……,收破……烂……姨”。哥东张西望环顾四周没见有破烂姨收破烂。忽然又响起一阵急促的警笛声。见鬼了这么小的巷子那来的警车。同一个第方又有一个人在叫:“老板……老板你好”。哥顺着声音抬头望去原来是这只可爱的八哥在学人讲话。

“修(收)购旧电视,电奔(冰)箱,洗衣机。修(收)购旧电脑。这回是真的破烂姨来了。想当年这可是最悦耳动听的曲调,收破烂的一到,小伙伴们争先恐后将家中收藏的鸡毛,鸭毛都拿出来换零花钱。当时哥为了5分钱买2根冰棒,还将家里只用了一半的牙膏都挤掉,拿着牙膏皮卖给收破烂的人,被家人发现后暴打了一顿。

小巷深处有人家。

桂林新三宝:跑牌,麻将,夜屎佬。在街头打“桂林麻将”字牌娱乐的老太。

门口废弃的椅子

小巷旁边新建的小区。由于城市的发展现在小巷越来越少,小巷不知承载了多少人的记忆,发生了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

废弃的铁门

窗外开始露出暖暖春意

小巷会走向何方,也许总有一天会被拆掉。

最后引用“海光”的诗句结束本篇。留下过童年的欢笑,留下过情感的悠长。留下过心中的向往,留下过憧憬的梦想。

本篇文章由Gunawan原创摄影,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违者必究。

注意!请大家在微信群和朋友圈阅读文章时不要点击送花🌸按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