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瓜苦蒂,天下物无全美。”


——《墨子》


世事总是不尽完美,就如同美本身。如果你能接纳不完整,便能淡然品味这古拙幽寂的残缺之美。


中国古代器物,流传至今,久经时间之洗礼,不免残损,今人以审美眼光视之,当别具一番况味。它如同一件再造的艺术品,一半经匠人完成,一半由时间而作。这是历史时空千百机缘,在此刻与欣赏者的邂逅。不记前生,莫问后世,唯当下可珍。


中国古老的石窟造像,历经岁月洗炼、人为破坏,九成都已残缺,但当人们面对那些巍峨的石窟雕塑时,没人会认为它们是不好的、丑陋的,反而会觉得它们因承载千年沧桑巨变,而愈发壮美和伟大。


这让人想到了著名石雕断臂维纳斯。日本诗人清冈卓行,曾这样评价这件世界名作:“那失去了的双臂,正浓浓地散发着一种难以准确描绘的神秘气氛。维纳斯虽然失去了两条由大理石雕刻成的美丽臂膊,却出乎意料地获得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抽象的艺术效果。”


残器之所以成为残器,很多时候恰恰是因为它们曾经何等完美。这种完美如此耀眼,却又像一种无可逃脱的诅咒,最终让它们因为承受了过多的关注、争夺、宠爱而招致灾殃。


美成就了它们,毁灭了它们。如今,又将再次成就它们。有些东西,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灭亡,它只是静静地在那里等待,随时卷土重来……


这,便是逸居主人的玩物之情。后来,因为在京都的樱花之旅,去了著名的花见小路,内心便被这“花见”二字,怦然击中!樱花花期短暂,相见一瞬,便能感受张力十足的生与死,教人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