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与自杀
抑郁症是一种非常严重且普遍的精神类综合症心理疾病,发病率近年来呈逐年上升趋势,但是抑郁症就医率不足10%。 抑郁症只是精神层面的疾病并不会直接导致死亡,只是抑郁症的人群对生活没有念头,容易自杀。但并不是所有得了抑郁症的人最后都会选择自杀,患者的人格特点和患病的严重程度都与其息息相关。 抑郁症的表现有哪些: 不爱说,不爱笑;不爱玩,很烦躁; 身体乏,体重掉;吃不下,睡不着; 无助无望信心凋;自卑自责自萧条; 晨来忧虑最心焦;欲往轻生寻逍遥。


有一个人去看医生,说他得了抑郁症。 医生告诉他: “这很简单,最有名的喜剧演员就在城里;你去找他吧,他能让你高兴起来。” 他突然哭了起来,“可是医生,我就是那个喜剧演员。” 《守望者》中的这个故事,我每次翻看,每次心酸。 小时候,不开心就哭,满地打滚,有人哄。 长大后呢,大家只会告诉你: “这么大人了,坚强点。” 后果就是,这届成年人,不会直接喊救命了。 他们躲在下班后的车里,点一根烟烧完;躲在公司的卫生间里,用冲水声掩盖抽泣;躲在雷雨天的被窝里,枕着有点湿的枕头;躲在仅自己可见的朋友圈里,表白、发感叹号、说脏话;躲在自己身体里,心里带着镣铐,脸上戴着面具。

抑郁症是一种疾病, 不是自我调节坏情绪就可以治好的。

在我们生活中,大家对抑郁症了解的真的很少,很少…… 也许很多人都知道,氟西汀(Flouxetine)是抗抑郁症的药。 并且,它还有一个浪漫的解释: “你是我的命,没你我会疯。” 但很少人知道,氟西汀的副作用是:头疼、焦虑、失眠和烦躁。 除此之外,关于抑郁症的信息,还有很多人都不知道。 以至于在知乎上搜索“抑郁症的表现有什么?”时,点赞最高的才会是一条抑郁症患者的戳心自述: “没人觉得我病了,他们只是觉得我想太多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抑郁症的自杀率越来越高。 崔永元曾就社会对抑郁症的误解进行过反驳:“那些说抑郁症不是病,而是想不开、心眼小的人,你们吃我的药试试,那个药劲是非常大的,我吃那个药,两粒三粒,早晨五点、六点、七点、八点才能睡着觉。没有这种病的人,吃了这个药,可能三天都睡不醒。” 现代医学尚无法完全了解抑郁症这种疾病,但通过对患者大脑的解剖发现,患者大脑内的神经递质紊乱,血清素、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浓度低于常人。最关键的是,抑郁症患者大脑内的五羟色胺水平特别低。五羟色胺是一种神经递质,这种物质,抑郁症患者比常人少得多得多。五羟色胺能让人产生愉悦的情绪,对周围充满好奇,也会影响到人体的方方面面,如心情、精力、记忆力,甚至人生观。当五羟色胺在大脑中的浓度下降时,我们就会出现不开心、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全身疲乏、经常忘事、没有欲望、心灰意冷、感觉生不如死,甚至有自杀倾向。 所以,不要对抑郁症患者说“开心一点”、“想开一点”这种话,导致他们抑郁的并非心情,开心一点、想开一点并不会减轻他的病痛,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开心、想开”的精神调节机制。他们无法自己拯救自己。不借助药物,什么心理开导、学佛、禅修……统统无济于事。生物学家罗伯特·萨博尔斯基(Robert Sapolsky)对抑郁症有过精准的解释——“抑郁症的根本是丧失了快乐的能力”。可惜,太多有抑郁症的人不知道自己得了抑郁症,根本不懂得就医,或怕被别人嘲笑自己心灵脆弱而耻于就医,于是最后被黑暗吞噬。 这种疾病还与人类的基因有关,基因的表达、调控出现问题,可能会导致神经递质浓度的变化。

所以,抑郁症和“狭隘”、“小心眼”、“心情不好”不是一码事!若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一定要及时去看精神科医生!

10月10日,世界精神卫生日刚刚过去。 据统计,全球超过3亿人患有抑郁症,我国抑郁症患病率达到2.1%,3000万。 你可能会觉得,我身边的人都好好的呀。 如果你听过《浮夸》这首歌就会明白: “有人问我,我就会讲,但是无人来。” 水果大都是心里甜,外皮苦涩; 但人正好相反,往往是内心很苦,脸上却很甜。

我在网上看到这样一个留言,网友说他被确诊为抑郁症,想跟朋友聊聊。

但朋友没听两句,就搬出那套大道理: “谁不抑郁啊,别太玻璃心,你就是闲的……” 他点着头应和,然后低下头尴尬地笑,盖住手腕上的疤。 “为何他们不听我把话说完?”这是他唯一的疑问。 落在一个人生命里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 这句话应该换成: “落在一个人生命里的雪,我们或许一点都看不见。” 你永远不知道,那个在朋友圈矫情的人,是不是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也不会想到,那个每天逗你笑的人,到了深夜会嚎啕大哭。

在一个视频采访里,几位参与者被要求读抑郁症患者的微博,只是他们事先不知道。 一开始,他们觉得内容很矫情,都笑了。

“现在的人好早熟啊!”

面对他们的困惑,有人可以迅速联想到自身经历进行调侃。

“一看就是没有经历过生活。”

可当真相被揭开,他们全都错愕、沉默、甚至有人哭了。 原来这些话,都是抑郁症患者曾经写下的; 而如今的他们,都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更可怕的是,我们身边的大多数人都会这样认为。 就像最近的热播剧中,罹患抑郁症的杨步凡,不仅在班级里被同学嘲笑: “什么抑郁症啊,就是矫情呗,叽叽歪歪,真当自己是文艺青年了。”

回到家还要被父亲指责: “小小年纪哪有什么抑郁?就是找借口偷懒!只要你成绩够好,就没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儿。”

没有身受,何来感同,人和人的悲喜真的不会相通。 身体的残缺是看得见,可内心的千疮百孔,更与何人说? 有个精神病院的护士讲过: “只有抑郁科,我是从来不敢去的。 别的科,有狂躁的、傻笑的、要杀人的;只有抑郁科,是一点声音都没有的。”

你看他们正常的样子,怎会想到他们有病。 就像你看这城市的白天嘈杂、夜晚祥和,怎会知道它装着多少无声的难过。 抑郁症,就像是一场灵魂的重感冒,只有患病的人知道。

史铁生曾在《务虚笔记》里说过: “一个真正想死的人,不会再计较人们说什么。 一个拿死说来说去的人,以我的经验来看,并不是真的想死,而是...” “而是什么?” “而是还在...还在渴望爱。” 对那些患有抑郁症的人来说,如果身边的人能多表达一些对他们的关心和理解。 也许,真的就能拯救一条生命。

刘嘉玲在历经了人生的光辉和低谷之后,说出了成年人的心声: “每个人其实都很不容易。 但他可能是调整好了再出来的,所以你没有看到他的不容易。” 为什么有些成年人,会因为老板的一句话,怒然辞职;会因为错过一趟地铁,嚎啕大哭;会因为闯红灯被交警拦下,跪地不起。 压倒他们的,从来不是最后一根稻草,而是每一根稻草。

你不会对身患癌症的人说,你为什么总住院;也不会问一个残疾人,你怎么不去爬山; 但身患抑郁症的人,却总是得到一句: “你为什么不能想开点?”、“你想太多了!”、“鸡汤看多了吧!矫情!” 因为多少句“想开点”、“你想太多了”,让抑郁症患者的实际就诊概率,不超过 1/3。 精神科医生曾奇峰进行诊疗时,经常会被人提醒: 你不要管抑郁症患者叫“病人”。 但是曾奇峰依然坚持这么称呼诊疗者。 “因为我心里没有羞耻感。”他说得掷地有声,让人无法质疑。 这世界上,有人开心,就会有人难过; 有人健康,就会有人患病; 有人想的开,就有人想不开,都正常极了。 “抑郁症”不应该成为患病者的羞耻,备受冷眼和嘲讽。

歌手中岛美嘉在她失聪时,曾经唱过一首《我也曾想过一了百了》。

这首歌曾经让当时的社会自杀率,降到了最低。 多少人泪流满面跟唱着歌词,想到的是现实中的自己: “尽是考虑着死的事 一定是因为太过认真地活; 想要被爱而哭泣 是因为尝到了人的温暖……”

就像中岛美嘉的那首《我也曾想过一了百了》的歌曲评论里,有位网友分享的真实经历: 在她初一那年,因为抑郁症,她选择割腕结束自己的生命。 但割腕之后,她发现痛的心慌,就用另一只手摁着伤口,打车去了医院。 在出租车上,她捂着伤口痛哭,后座被染红了一大片。 到了医院之后,出租车司机并没有着急去拉下一个客人,而是带着她去包扎,吃饭。 在吃饭的时候,出租车司机看着她,突然哭了。 她有些茫然: “割腕的是我,疼的也是我,为什么你却哭了?” 司机师傅一边哭,一边说: “十来岁的小姑娘,人生路还长。千万别冲动,千万别学我女儿…” 司机师傅的细微举动,让这个14 岁的女孩有了一次重生的机会。 可他的女儿,却永远活在了过去。 人生路漫漫,生死一瞬间,有人一别,就是永远。 很多时候,我们一点点善意的关心,一点点耐心的倾听。 对他们来说,就是一次重生!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那些冬天给你搓手、夏天为你扇风、深夜为你留灯的人,都在用力地证明: 你是值得被爱的那种人。

电影《丈夫得了抑郁症》中,妻子小晴给丈夫的治愈,是不离不弃: 逼患病的丈夫辞职,离开高压的环境,好好休息;

用小小的身躯,承担起生活全部的压力,让丈夫安心养病; 无论什么时候,都用笑容和体温去融化着丈夫冰冷的心。

在网上看到了一条让人心痛的消息: 韩国艺人雪莉,疑似在京畿道城南市的家中自杀身亡。 年仅25岁。

就在粉丝看到这个热搜新闻表示不敢相信,祈祷是假新闻,等待结果的时候。 韩国警方确认,这个25岁的姑娘已经离世。

作为韩国女团F(x)的前成员,雪莉出道以来一直以青春活泼的形象受到粉丝喜爱。 但最近几年,却因为穿着、恋情等饱受网友的恶评。

根据其经纪人透露,雪莉生前曾患有严重的抑郁症。

其实,早在去年,雪莉就被曝出,经常在凌晨反常地开直播。 但并不说话,只是对着镜头,眼眶微红,仿佛刚哭过一般。

有人说,她之前所有反常的举动,都是在向外界求救。 只是大都被人当成了玩笑,肆意地调侃、谩骂…… 也许,在很多人眼里—— 那些动不动就哭泣的人,以及那些行为举止没来由地就不正常的人,都是在哗众取宠。 甚至还有人认为,那是矫情。

其实,他们并不是矫情,他们只是得了一种叫做抑郁症的病而已。 就像是心灵的感冒,和身体的感冒一样,每个人都会遇到它。 可遗憾的是,很多人都没有认真地了解过它。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用拳头伤人,是暴力;用话语伤人,是语言暴力。 有时候,一句话就能毁掉一个人。语言暴力往往杀人不见血。 这是一个讲究言论自由、崇尚民主的时代,似乎人人都有正义感,网上数不清的“不平事”总能激起大家的愤怒情绪,让他们义愤填膺发起对当事人的谴责。 而且,在网络平台上实施语言暴力,大家付出的代价太低了。随便谴责别人几句,自己的生活仍可以继续,但别人的生活却毁了。 人们热衷于语言暴力,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源于对现实生活的诸多不满。 心理学上有个著名理论叫“投射”:你所看到的世界,不是真实的世界,而是被你自己的情绪、经历加工过后的世界。生活上的不如意、受到他人的不公平待遇等,都会把这种不满投射在别人身上,借着语言暴力的形式,直接、廉价、有效地得到发泄。

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语言暴力的受害者,但也可能是语言暴力的始作俑者。所以,不要把自己看得很弱小,我们最需要做的一件事,是时刻警惕,不要成为语言暴力的帮凶。 “Do not judge, and you won’t be judged. Do not condemn, and you won’t be condemned. Forgive, and you will be forgiven.” 这几句话出自《圣经》。不去论断人,你就不会被论断;不去定别人的罪,你就不会被定罪;选择宽恕,你才能获得别人的宽恕。

如果悲伤能被看见,它就会愈合地更快。 眼眶红了的时候,就别再笑了; 想找个人拥抱的时候,就别总说“我没事”了。 你爱的人,绝对不希望你一味坚强,憋出内伤。 人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花店不开了,花可以继续开;请开开心心没心没肺的生活每一天吧!也请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文明说话,友好待人吧!

另外,对那些心灵感冒的朋友,希望我们都能轻声地对他们说一句: “我看到了你秒删的朋友圈,我也知道你坚强背后的不堪。 也许你觉得现在很黑暗,但星星和月亮总是在黑暗中才能看见。 来找我聊天吧,我一定陪你,不管多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