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阳光中的谜;图片来自网络

      有许多人反思,中国的高考,说设置的不科学。反省硬式教育。他们认为像瑞典、德国、法国、美国那样的国家教育模式更具创造性。

      但是我们应能看到,即便高考不能产生足够的创造天才,但也足够产生足够的学习拷贝型天才。现有的学习资源,中国人会迅速地掌握并有所提升,因为,他们已在规范、高压的学习模式下成功地打造出了一支知识拷贝并翻新的知识大军。事实上,中国的自主创新能力也很强了。

  有许多人说中国的教育不好,没有让孩子充分的接触社会、动手、充分的童年。但是我也要说,西方未必是好的,也许他们也在反思为什么没有培养出中国这样一代代从小就被充分训练出了克制、自我管理、在知识上吃苦、自发学习的能力。相对而言,我觉得后者更厉害。后者一但训练成,则成为终身性的学习者提升者,一有合适的机会,就会迅速开枝散叶。一个人尚且如此,何况是每年的千万高考大军。单是从人数上来说,一类一个985院校就足可以辗压一个小国的高考人数。

英国现在也有一些教育机构尝试用中国的教育学习方法,他们甚至用了中国的一些口号与标语,提问方式等各种拷贝,因为中国人实在太能考,在学习上太能吃苦。在欧州孩子享受着童年的时候,同样的中国儿童就被安排了各种培训,进入了人生的初级训练。同样的少年在学习自主学习的时候,中国式的父母就加入了接送陪读陪训练的陪读大军。 

      我以数字的形象来描述这样一件事。在我儿子就读的重点高中的整个小区里,住着清一色的陪读父母,这里的租价是城里的4倍。孩子中午一回来,整个小区是鸦雀无声,唯清风声与日影摇曳尔。孩子们晚上去自习,小区里则广场舞五堆人,另有散步、太极者数。这里的现象是网络上批判的硬式教育的典型。但是,你能说这没有用吗?许多孩子在夜里一点钟灯还在亮,许多孩子在凌晨五点多就起床洗漱。孩子们都知道,你努力,还有人比你更努力!

     其实,我觉得无论如何抨击教育,中国高考选拔的不仅仅是聪明,也确实培养了一批坚忍、顽强、有恒心、有毅力的人。

  中国人重视教育并不一定就是竞争高考资源所致。这与中国的传统很有关系。历史上,在欧州、非洲、西亚北亚等国家还在以各种亲贵关系、利益关系来保证公务员的人力资源时,中国在1300年前就基本奠定了考试擢拨人材的体系,1000年前的北宋就完善成了成熟的体系与机构。无论贫贱,首先你是真有才,科考才是进入主流社会的第一块敲门砖。

之前我的一个朋友,发来他女儿在法学院拍的一张照片,深夜时分,考研大军们在图书馆里伏案奋读,人数是满的,桌上摆了茶杯等,因为他们还要抢座位。这样一批人,他们有想法,有目标,有足够的毅力,能吃苦,耐得住寂寞,有一种内在的精神。我们撇开知识不说,光就是培养出这样的素质,也是很惊人的。

     所以,我对中国的教育没有那么悲观。

     而且,我也不完全赞同那些网络文章,什么让孩子自由发展,这样才能挖掘出更多孩子的天性和创造力。这不是扯吗?十年动乱时,孩子们完全不用学了,出了多少的创造型人材?现在出了多少?我们用数字说话,用事实说话。一个人如果从小不立规矩不知方圆不加以自律精神的培养,长大再等他懂事了自已改正,这很难的。一个民族错过了一代代的人材培养周期,也是非常可惜的。

我们从最近了史实来看,拿晚清民国来说,人材大多是家境殷实者,至少也是小家即安型的,何也?因为这样的家庭更重视教育,更对后代有期许,更懂得对这个社会以行动来负责。而也只有这样的家庭,孩子们才有机会得到各种知识和技能的培训。让孩子自己去玩,放任他自我发展的,那时更多的是没有什么想法的穷人家庭。而那时的穷人家庭也没有因为不硬式教育而出了什么人材。人材还是更多的出现在规范的教育体制里。

  现在就谈不上什么穷人家庭了,按老观念说,我儿子的农村同学父母应该穷些,事实上不是的,好的打工工种,比内地的公务员还挣钱呢。现在医保等也全面普及,而且家有大庄园做退路呢。最重要的是,他们没有穷在思维上,穷在教育上,现在中国的农民特别重视教育。说起事来,都是门清。

我外公在民国时是在医生家做学徒工,从十岁就在师傅家,给师娘带孩子,上山打柴,烧饭,挑水,家里的活都是学徒们干的。师傅如果说点医学知识,那是如饥似渴两眼放光地学啊!大师兄懂得多,师弟们都是卑躬屈膝地跟着。外公一再地和我说,新中国好,真好,学习时都人人平等啊!言语之中,透露出穷孩子对知识的渴望。这种对学习的渴望,穿越了外公的一生。

  对于中国的教育,我觉得80%的成份是值得肯定的,诚如中国的许多的方面,大多的领域都能做到80%的好成份。其实这也是很难得了。100%好,谁都做不到。国外人抨击我们的政治制度,其实他们也没那么好。政治从来都是如此,古往今来,国内国外,一体纯净的我们没有他们也没有。谁有谁也治不好国理不好家,那只是个天真的童话。抨击我们的不全是我们问题多,我更觉得抨击是一种有意识的有步骤的政治策略。抨击我们的也未必就好,甚至更糟,从内里呈现在腐烂的本质,只不过一时显现不出而已。不内在改革图强,一味拉人家国家的后腿、使坏下蛆也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俄罗斯民意测评,斯大林首次超过普京,成为第一。这个信号的释放,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个解体的社会主义国家回过味来的反省。无数的苏联人一夜之间变成穷人,货币贬值达到万倍。如果我们不意识到这点,你,我都会一夜变穷,老人们辛苦一生的社保没有保障,孩子们没有更好的未来。

      不信,以叙利亚为例,以伊拉克为例。曾经富庶的流油的伊拉克,天方夜谭的国度,两河流域古来富,战争后,一度穷到全国只有三个足球,最好的学校踢的足球里面塞了棉絮,被缝的密密麻麻。新生的孩子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的祖国曾经富庶过。

      最好的改进,最好的提升,最好的发展,都在自己的手里,才是最靠谱的,后妈再美,那也容易作妖。毕竟还是亲妈实在些。

      所以,我对中国的教育很乐观。我们会有更好的发展和改进。中国的教育更公平的选拨了人材,推进了社会。(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