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九一八(散文诗)


孙成文


八十八年前,在柳条湖,在北大营,在沈阳城,在整个的白山黑水之间,把一种痛苦的记忆,打上深深的国耻烙印!

徒有其名的柳条湖啊,本已无水,更不可称湖。也许曾有过湖和水,终因历史沉积过多,而被湮没……但,让它震惊于世的,仅仅是一个借口的爆炸和一片八十八年后依然不肯散去的烟尘。

夜沉沉的北大营啊,这是一个曾经不设防的军营。蓄谋已久的一颗炮弹,顺畅地把侵略者的狼子野心,赤裸裸地炫耀在中华民族脆弱的前沿。

古老的沈阳城啊,在又一个黎明到来的时候,侵略者毫不费力地成了这里的主人。十四年间,这里,耀武扬威着侵略者们的铁蹄…… 富饶的白山黑水啊,在一纸不抵抗的电令中,拱手相让。豺狼般的侵略者们在它的上面,尽情享受着闲庭信步……

那些大豆高粱们,无声也无奈地,忍受着残虐的践踏;那些丰厚的森林煤矿们,眼睁睁地看着,看着被扭曲的嘴脸疯狂地掠夺;那些衰老的爹娘们,在一段暗无天日的悲惨时刻,随意地在畜生们的刺刀下横遭杀戮。

遥望!遥望,是一颗颗的仇恨的种子深植在一个民族的心灵;遥望,是点燃悲愤反抗的火把,照亮一团团东北抗日志士冲天的豪情——

树根、草皮、棉絮充饥的杨靖宇,让侵略者们胆寒又无限地敬佩,他们看到了一个不屈的民族可怕的影子;

长春护国般若寺、松花江冰窟见证被屠夫们残暴肢解的赵尚志,用最后的沉默,捍卫了一个民族汉子顽强与尊严;

老虎凳、辣椒水、残忍的电刑无法降服的赵一曼,铁一般的意志愈摧弥坚,让中华民族伟大女性的浩然正气,尽得彰显;

乌斯浑河上空寒冷的疾风掠过刺骨的水,八个女儿身宁死不屈,纵身一跃,壮绝人寰!目瞪口呆的侵略者们,看到的是一片愤怒咆哮的波涛;

周保中、李兆麟、王凤阁……还用再例举那些东北的抗日英烈吗!

遥望中,我们听到了——

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

国恨家仇,以八十八年的铭记,够吗,远远不够,远远不够!

八十八年啊,寒来暑往,九一八,这一道民族的伤痕,时常地,时常地牵疼着一个民族 的神经。

那些茫然的神经们被牵疼了吗?你们,或者还有我们,在历史的残酷中,被警醒了吗?

九一八,我们需要不时地遥望,需要在遥望中严肃地思索……

遥望中,我们看到了——东瀛复活军国的那些无耻之徒们,不断祭拜战争罪犯的靖国神社、修改教科书,篡改历史影响后代,忘我之心不死;

遥望中,我们看到了——不知悔过的军国复活者们,在属于我们的钓鱼岛、属于我们的东海资源,不断纠缠,制造事端……

…… ……

九一八啊,让我们久久地遥望吧——为了惨痛的国难不再是耻辱、为了亡国奴的生活不再重演;为了英烈们的悲壮不再重现;

九一八啊,让我们倾听振聋发聩的警报声吧——惊醒昏沉,自强不息,居安思危,振国兴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