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4月,这里曾发生过一次伏击战…?

初春的四月,大地尽披绿色,亦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地处豫北区的柳青河畔,凋落萧条,几座荒凉的村庄:河道丶王庄丶寇庄丶绳屯丶秦庄…偶尔瞅见几头老黄牛拖着疲惫的身躯,在老农扬鞭的恐吓中,慢腾腾地向大地的尽头走去,几声布谷的呜叫,给偏僻的乡村带来了初春的生机,路边的小草顶着晨曦的露水,在习习的凉风中无奈的挣扎,春风吹又生。

遠处,破旧的机车喷着浓浓的黑烟,满载着中原焦作的"香碴"(焦作的煤碳属于香煤亦称香碴)呼啸刺耳的隆隆声,沿“道清路"疯狂的向东驶去,日本帝国为弥补侵华战爭战略物资的匮乏,掠夺华夏资源的脚步加快,1937年,日军隔洹河炮击安阳,国军20集团军商震比划了一下,弃守安阳,被日军占领,致此河南的北大门暴露给日本人。国军宋哲元第一集团军防守豫北,万福麟53军,朱鸿勋130师及石友三第六十九军,高树勋新编第9师防守平汉线阁福成53军及116币置平汉西侧,馮治安第77军3个师及张德成骑兵弟九师防守…新乡丶汲县丶道口及道清路沿线的丰庄丶南皮,侯屯丶绳屯丶王庄丶寇庄河道灬。愣是守不住,没见日寇的大举进攻,就弃地落逃。

一时,豫北地区出现了无政府壮态的真空,投降派拥兵自立,有的成了地方顽杂,三五十人自封司令,盘居在滑县的吴蓝田,横行乡里的顽匪王三祝,龟缩在淇门的杜淑,新镇的杂牌“老白头",周边土生土长的大户打手,和暗藏在民间专门敲诈勒索的“抬小床"的(老抬)汇集在驻新乡的国民党第40军麾下,扰民掠夺鱼肉乡里,闹的民不聊生,自然灾害的降临,当时被人称为河南豫北地区最黑暗的年代…。:

林绍锡(延津縣馬庄乡于庄村人)当年在夫人其舅候海春(延津县丰庄镇侯庄村人)的介绍绍下,和李先贤丶姚步宵相识,走向革命之路,晚年乐居北京。(图中为林绍锡)

1943年,洑阳军区四分区李静宜部约2000余人活动在豫北延津县北部,革命的峰火燃烧滑浚淇汲四县边,先辈李先贤以游医的身份进入延津,从事宣传丶发动丶组织劳苦大众,革命斗争风起云涌:延津县最早的共产党员在馮班枣村诞生(1941),柴胡寨成立了第一个农民协会,四县边抗日办事处的旗帜飘扬在原屯(1943丶7),淇门杜淑在苏班枣被打的落花流(1942年3月),郭新庄贫农协会给不法地主首次戴上高帽游街,双增双减赎地运动如火人如荼,星星之火,燎原予北大地。

柳青河畔的夜晚,是那么的宁静,少有灯光的村庄,带来了几份神秘的色彩,小河边的草丛中,偶尔传来呱呱的蛙鸣,窃窃私语的虫儿,为大自然演凑着别样的夜曲,深邃的夜,月亮昏晕,星疏光暗,突然传来几声狗吠,新四路和四县边抗日游击大队几经转战,干部和战士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夜暮的掩护下,悄悄地进驻绳屯村,作短暂的驻扎丶休整。距寇庄伪乡公所仅一二里地之遥,周边敌情复杂,滑州老镇道口丶俊县新镇`大屯国民党统治根深蒂固,于我十分不利,属于敌战区或游击地带,地形三沟一坡,(寇庄直河道胡路沟丶前王庄至侯庄胡路沟,侯庄到河道东胡路沟。一坡绳屯东地老龙窝)利敌优我。是游击伏击的战略要地。新四路和县抗日游击大队首脑机构,面对错综复杂的局势,审视度势,加强戒备,严密布控岗哨,为预防突发军情,要求战士们和衣而睡,枪不离手,严陈以待。陆续派出几拨侦察员搜集情報。‘

五更时辰,侦察员接到基本群众来報,伪国民党40军以9个连的兵力,从柳位丶王庄方向绳屯一线压来,侦察人员将获得的情报核实后,迅速准确的抄小路报至领导。

面对强敌,新四路和四县边抗日游击大队,趁着灰蒙蒙的夜色,机警的撒出绳屯村,随及统一布暑,一部分迂回寇庄河道南北胡路沟两侧,一部份东撤老龙窝及秦庄一带。鸡叫头遍,敌人由自行车引路,从前后王庄,绕开得寨,从德寨南地,侯庄北地的空间地带向绳屯直扑过来。敌人那知我方早已撒出,就在村里顺手牵羊抢了老百姓的东西,空放几枪便从村里陆续撒回,正在此事,一声枪响,新四路和我四县边扤日游击队,从寇庄至河道胡路沟一线枪声大作,堵住了敌人西退的道路,敌人乱作一团,迫使向东流窜,布防在绳屯东地老龙窝的我军指战员,早已巴不得消灭这伙坑害老百姓匪兵,一齐开火,打得敌人晕头转向,陈脚大乱,当官的指挥不了兵,兵找不到官,像乱了的羊群,似老鸦旋风,早己丧失了战斗力,不到二个时辰,战斗结束,俘敌200余,缴获步丶机枪数支,手榴弹数枚。

胜利的枪声,伴随着胜利的喜悦,大阳从东方冉冉升起,惊醒的人们从家里走出,看到自己旳隊伍又打了胜仗,无不欢欣鼓舞,端出做好的早饭,慰问战士们…。


70多年过去了,他们就象座活着的丰碑,经历了风和雨的洗礼,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是他们用生命和鲜血保卫着我们的家园。

献给老兵们,致敬!

作者:鲁兴無,延津县丰庄河道村人,闲聊少年狂,过后不思量,虽有宏图志,两鬓染白霜?

历史记载从史志上摘录,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不妥,随时更正,望参加评论,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