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北洋海军,多人就会想起邓世昌、想起李鸿章、想起那些战死在冰冷海水中的海军将士,想起邓世昌那撞向吉野的呐喊、想起方伯谦逃跑时的猥琐、想起水兵向管代报告没有炮弹似的无奈、一幕幕出现在脑海中,还会仿佛看到慈禧太后说的那句话:“谁让我今天不高兴,我就会让谁一辈子高兴不了”。每当想起在电影《甲午风云》中那个站在致远舰首、雄姿英发、手持望远镜、眺望远方的大清军人,心里就是一阵酸楚。甲午海战即时大清的悲哀,也是邓世昌个人的悲哀,国家的悲哀,造成了个人的悲哀。个人能力的强弱,对于国家前途命运也有一定的影响,在此,我只想侃侃北洋海军。

       第一军纪方面:在清末,海军的地位是很高的,像邓世昌这种主力舰管代就是舰长这种一般是挂总兵衔,正二品,职务待遇是很高的月薪3960两白银,这是工资和补贴,明面的收入,相当于现在60-80万元一月。我们经常说‘饱暖思淫欲’,但是邓世昌严格遵守北洋海军章程,常年住舰,也没有什么爱好,常年学习海军的战术、钻研提升战力之道,十数年都没有回家,包括冬季在香港过冬时,到了这个花花世界,北洋其他舰只上的水兵,都上岸上潇洒去了,唯都致远舰保值很高的战备水平,无一上岸,其他的不堪回首。故此在大东沟海战中,致远舰保持了很高的战斗力,给予日本联合舰队重创。在黄海海战中致远号除整舰沉没之外,全舰死伤人数超过250人。家贫出孝子,国难出忠臣。本想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奈何时不佑我。仰望苍天,奈何奈何。

        第二、战备方面:19世纪末70年代以后,中国面临的威胁主要来自边疆,西北、西南以及东南沿海,朝堂之上出现了海防论、塞防论之争;也就是两个大佬之争;李鸿章和左宗棠之争。在70年代左文襄公很好地解决了西北边疆危机,新疆行省撤销,建立新疆省,加强了新疆与内地的联系,刘锦棠成为第一任新疆巡抚,老部下杨昌浚用一首诗来对自己的恩师的贡献进行称赞:大将筹边让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渡玉关。西北边疆危机解决之后,东南海防就提上议事日程了,中国最大的威胁来自于一水相邻的日本,1888年北洋海军的设立,一方面,是几十年洋务运动结出的果实,另一方面也是大清面对现实威胁的采取的具体措施,北洋海军脱胎于福州船政学堂,脱胎于福建海军,管代一级军官有多留学与欧美,受到了马汉《制海权》的影响,高薪招募水兵,外籍军官,按理应保持高水平的战备标准,但现实是什么,在大东沟遭遇日本联合舰队时,日本联合舰队首先发现北洋海军,海面上是有曲率的,对双方都是一样的,并且北洋海军吨位大,桅杆高,应该是先发现日本人的,最起码应该发现远方有一只舰队过来了,提前做好战斗准备,原因在烟囱上,北洋海军烧的是烟煤,烟煤浓浓的黑烟,早早就发现了,人家先发现了我们,提前做好了战斗准备,本来军舰是烧开滦煤矿的钢碳,燃烧值大,烟小,但是钢碳已经被不法分子销往日本了,我们用烟煤,胜负立较高下,战备水平低,比如:1、刚开战旗舰镇远的舰桥就被自己305毫米巨炮震塌了,北洋提督丁汝昌摔伤,舰队失去指挥。2、日本海军大部分都是1890年以后采购的,舰体新、航速快、全部安装了新式速射炮,并且在战前针对清国研发了濑户内火药,爆炸之后,产生大火。3、日本军舰换装了速射炮,射速6发/分钟,而北洋海军的老式滑膛炮,特别是定远镇远的305毫米主炮,设计标准是3发/分钟,备单50发,但实际上,根本就达不到,是远远达不到。4、战术思想落后,时间到达19世纪90年代,海战随着富尔顿发明和改进蒸汽机,海军已经进入到,凭高航速、凭火力、投弹量决胜的阶段,但是北洋海军的战术思想还停留在,60年代海军冲撞战术的阶段,日本海军思想前卫、训练有素、战术素养高、产生坪井航三、伊东祐亨、东乡平八郎等海军名将。特别是东乡平八郎被誉为“东方纳尔逊”印证了毛主席说过的一句话;一只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没有希望的军队。

        第三、国内方面;我们在影视作品中经常会看到一个画面,北洋海军的经费被慈禧太后拿去修颐和园去了,这是一个误解,北洋经费十分充足,基地里面弹药充足,府库里面钱财富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1、反映清王朝的腐败。2、透露李鸿章的贪婪。李鸿章身兼数职,主要有两个职务;1、直隶总督,全国疆臣之首。2、北洋大臣,全国精兵尽在其手,站后在直隶府库发现现银800余万两,李鸿章逝世之时留给其儿子李经芳3000余万两白银,这样一个人领导全国精兵之人,安得不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为什么会用丁汝昌一个骑兵出身之人原因就在于此人是安徽人,先入太平军,后入淮军,北洋海军的提督本在严复和林泰曾之间产生,严复好鸦片、林泰曾是福建人,故不再信任之列,虽然他们都是留学英国、专门学习海军的,属专业对口,但我就是不用,典型的任人唯亲,就这样一个人,凭什么和曾文正公、左文襄公并列,这两位是;两袖清风赢天下、建功立业在边疆。唐太宗说过这样一句话;乱世,但凡有一技之长之人,就要用之,盛世之时,则要求德才兼备。国际环境;战前日本通过一系列的外交活动,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弱者的形象,赢得同情,在国际上建立了广泛的同盟关系,对大清实现了孤立。而且国际舆论普遍认为清国会成为胜利的一方,舆论的压力都在大清一方,而且,自唐以来,我们在心中一致认为小小的倭寇,不足为虑,麻痹大意之心随起。日本在积极备战,我们许多朝臣竟然认为日本的假想敌不是大清,而是西方列强,如此情况,焉能不败。

       第四、日本国内;自明代之后,日本国内一直存在一种思想要征服支那,当时就专职朝鲜和中国,自明治维新以后这种思潮开始向民间传播,民族主义思潮开始泛滥,反清情绪高涨,并且在历代日本首相包括天皇心中,要实现大日本帝国崛起,就一定要打败清国,朝鲜就没算数,不经打要打败大清,首先要消灭北洋海军,歼敌于海上,北洋海军就成为日本的备战对象,但国内经济状况不好,财政没有钱,日本此时,采取了战时政策,发行国债,进行捐款,从天皇开始,每一名政府工作人员捐那薪水的10℅直至战争结束,并且天皇下令削减皇室开支30℅捐款购买了包括我们熟知的,浪速、吉野、松岛等舰、而我们北洋自1888年成军之后就再也没有进行过新舰只的采购,连舰队的正常维护都很难做到。而且我们国内一片歌舞升平,都忙着给老佛爷过60大寿,各地大员忙着献媚,谁把国家当自己的。

      第五,战时表现,战时其实北洋海军在命中率方面是高于日本海军的,但为什么没有击沉一艘日本军舰呢?我仔细看过许多材料,其实是北洋海军带的穿甲弹比较多,开花弹少,这两种弹体有什么区别,举个例子;以定远镇远前主炮305毫米来说,穿甲弹是实心的单体,靠少量火药发射出去。开花弹弹头重量是10千克,以前老认为像305毫米主炮命中一发就可击沉日舰一艘,这个新认识颠覆了以前的认识,并且,有人对阵形提出过质疑,说北洋海军的雁行阵不好,日军是一字队形,在这里;我给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要采取雁行队,原因是我们的前主炮威力大,而日军采取一字队形原因是自己的侧轩速射炮威力大,故此我们双方使用的都是适合自己的阵型,孰优孰劣,就在于指挥员的指挥能力,和军舰的整体性能、官兵的英勇程度,决定战争的胜负,北洋官兵英勇,大部分将领英勇,但是方伯谦是个例外,在战斗最激烈最相持的阶段,率济远退出战斗严重的打乱了部署,影响了军心,故认为黄海大战之后处斩了方伯谦是正确的,有些人说这是排除异己,这是诛心之论。日军击不沉定远镇远,定远中弹159发,镇远中弹220余发,就是不沉。原因是他们的装甲厚度在12-14英寸之间,属战列舰系列,如果没有中鱼雷的话应该是不会沉的,故而坚持到了战斗结束,但是北洋海军还是沉了四舰,几天后又沉了一艘广甲号(受重伤沉没的),所以才说黄海海战中国共沉5舰,分别是;超勇、扬威、致远、经远、广甲。死伤官兵千余人。重创日舰五艘分别是;松岛、吉野、比睿、赤城、西京丸,死伤官兵600余人。胜负一目了然。中国受到重创,中国的舰只修复能力又差,北洋海军已经没有能力和联合舰队一战了。拱手让出了黄海的制海权,朝鲜战场的形势也就危险了。在此,在谈一下,为什么致远舰会高速冲向日舰,原因是当时海战的三大武器,火炮、鱼雷、水雷当然水雷属于防御性武器,火炮、鱼雷属于进攻性武器,致远舰没有炮弹了,光剩鱼雷了,但由于我们的鱼雷不是最新型的鱼雷,属于航程短命中精度不高的那种,因此要尽可能地靠近敌方,这一点,在打捞出致远舰的残骸中可以证实这一点,冲撞相距上千米之外的目标,并且还是移动目标,大家觉得几率有多大。但是精神是值得尊敬的,军人要有血性,这也是英雄末路时的无奈之举。虽然我尊重历史事实,但我仍愿相信致远是要撞向敌舰吉野的。

      北洋海军的失败是制度的失败、也是战术的失败、更是思想的失败、邓世昌的牺牲是对北洋海军将士思想上的极大震撼,对民族精神上的极大的重创,光绪皇帝知道邓世昌牺牲的消息,写下了“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功足壮海军威”的挽联,并追赐“太子少保”以彰其功,军人是需要楷模的,民族是需要偶像的,国家是需要英雄的,在此,希望悲剧不再重演。


                                                                                    刘盈


                                                          2019-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