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远流长历沧桑(续三)

——金陵兵工厂与我们亲族
文/ 安平 图片资料/亚平
曾在中国民族军事工业史上居于重要位置的金陵兵工厂,前身是诞生于洋务运动中的金陵机器制造局,抗日战争中改称第21兵工厂,后又衍生为国营307厂(即南京晨光机器厂)、456厂(即重庆长安机器制造厂)。其发展历程与我们亲族命运攸关,有着甚大影响,特追述于此。

“金陵兵工厂与我们亲族”

之四:贵人亦多助

在金陵兵工厂的发展历程中,李承干无疑是一位“贵人”。正是他当初接任厂长之后厉行改革、祛除积弊,才使这奄奄一息的老兵工企业煥发生机,重返中国兵工生产基地行列;亦正是他在民族乃至企业生死存亡关头,果断成功实施极为艰难复杂而又浩大无比的西迁壮举,以最快速度将成百上千机器设备、材料物资和职工带往西南大后方重庆,不仅做到丝毫未损,而且率先复工生产,为抗击日本侵略者作出特殊贡献,被公认为创造战时兵工生产奇迹的“瑰宝”。

  为了褒奖李承干的杰出成就,国民政府曾先后颁发四枚奖章和勋章,蒋介石还亲自予以条谕嘉奖。资深的中国工程师学会亦在抗战胜利后,向李承干颁发了一枚金质奖章,获此殊荣的仅有詹天佑、茅以升等少数著名工程技术专家,李承干则是获此奖章的第八人。遇有李承干这样的“贵人”,是金陵兵工厂的造化,也是厂里员工的幸运,包含我们祖、父辈。他们正是通过在其管辖下相处,感受到其可贵所在。

  在长辈们的记忆、讲述中,他一生重于事业、淡泊名利,不尚虚浮、讲求实效,刚正不阿、直爽耿介,廉洁自律、生活朴素。虽任厂长17年,军衔至中将,月薪数百光洋,但不喝酒、不抽烟,不嫖也不赌,以“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自勉,终身未娶,离职时只有几件衣服和数本书籍。

  尤为令之惊叹称奇的是,其时当局规定各兵工厂的职员都须是国民党员,他带头拒绝加入,就连深为赏识他的蔣介石亲自动员亦不理会,曾三上辞呈宁愿不当厂长,也不加入国民党,对国民党元老张继说:“余曾见若干党员,所作所为均未遵照国父遗教,违反三民主义。余虽非党员,但敢自誓所行所言,迄今未违反遗教及三民主义‘’。

  相反,他却做了很多有利共产党的事。曾有国民党稽查人员要他出告示,不准职工订共产党在重庆办的《新华日报》,他依理拒绝:“《中央日报》、《新华日报》都在出,我这个厂长怎么能干涉职工订什么报,不订什么报呢?”

  国民党特务四处抓共产党员,李承干制定了规矩:“凡是要抓我厂的人,必须先向我报告。”一旦他接到要抓人的通知,就会立即让庶务部开除此人,地下党组织藉以知道此人已经暴露,立马作出安全转移布置。在他的保护下,厂内共产党员及外围组织多人及时脱险免遭杀害。

对于李承干的作为,当时员工们就有猜议其是共产党,长辈们也这样给我们说过,坊间还曾传说其系中共“秘密党员”。可以印证的是,李承干与其时在重庆的中共代表团及新华日报社有接触联系,当时协助周恩来工作、后曾任中央统战部长李维汉证实“在重庆同他谈过话”。中共对李承干一直十分关注並给予肯定评价,常驻国民党统治区的谈判代表、中共中央南方局领导人董必武,在延安作报告曾讲:“谁说国统区无好人?李承干就是一个。”国家计量局上世纪50年代《干部登记表》的“社会关系”一栏里,李承干填写有“与董必武、李维汉是朋友”。解放前夕周恩来曾派专人到蒋管区寻找李承干,争取这位“工程界有名望的国民党兵工厂厂长”,到解放区参加新政治协商会议。

  由此不难理解,李承干何以在国共内战开始后,谋求兵工企业转型和平建设无望,不愿“造武器打共产党”,毅然辞去厂长职务,以兵工署副署长身份赴美考察工业,与永利化学工业公司总经理侯德榜结识,1948年回国后,受聘到南京出任永利化工公司协理兼錏厂厂长,南京解放前夕积极组织职工开展护厂斗争拒迁台湾。新中国建立,他受邀登上天安门城楼参观开国大典,参与南京人民政权建设,获任全国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全国人大预算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家计量局局长和民建中央委员会常务委员等职。

  对我们亲族而言,李承干同样堪称“贵人”。除前述所主政金陵兵工厂惠及,还有更为直接关联。如其政治态度倾向,对亲族成员就有很大影响,如伯父朱立成随厂复员南京为避内战,另谋出路自主创业;

  表姑父张志鸿由热衷厂内工余文体活动,到职业从事工会工作;

  堂姑父刘志强之弟刘志刚(即刘迅),奔赴延安鲁艺投身革命美术事业;  

(图左为刘迅,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北京美术家协会主席,图右为与著名美术家吴冠中)

  姑妈翠华自立自强,成为亲族中第一位女大学生;

  叔父朱振民很早参加进步学生运动,直至走上革命道路等。

1984年夏,长年𡘊战公安岗位积劳成疾的四叔朱振民,病危中与家人留下合影。

  特别是关乎亲族命运发展关头,尤为凸显李承干“贵人”效应。1943年祖父朱文宽积劳成疾不幸病逝,留下一大家十多口人,时值抗战后期经济淍蔽民生困难,为缓解生计窘迫,叔父中金与父亲振邦相继离厂经商,幸得李承干理解与支持。

  他对祖父辈两代勤勉敬业供职于金陵兵工厂,有深刻而良好印象,赏识他们恪守“公正廉洁、勤俭求知、亲爱精诚、忠实职务”厂训,为人忠厚、踏实肯干、技术精良,尤是器重兄弟三人各有修理、钳工、淬火好手艺,尽管不舍仍然放行。

  抗战胜利后,金陵兵工厂本部复员返宁,他特意亲自批准作出安排,随船运回祖父灵柩,以示敬重与关切。

  1952年初“三反五反”运动高潮中,伯父立成被学徒检举实乃诬告“盗骗志愿军采购汽车材料款项”,有关方面以“破坏抗美援朝运动”治罪,将其拘捕欲予“法办”。时刚就任南京市建设委员会主任的李承干闻讯,以对朱家兄弟的一贯了解,出面过问澄清真相,得以免遭不测。

  1959年1月,李承干在国家计量局局长任上病逝,我们亲族获悉无不为之伤悼,业已公私合营改造进入国营企业的父辈更是感念不已。这位“贵人”的业绩与恩泽,与金陵兵工厂一起,值得永久尊崇与深刻铭记。

2018年6一7月于南京